隔膜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日首脑若APEC不会谈之后走火的概率有多大

发布时间:2021-02-22 15:32:01 阅读: 来源:隔膜泵厂家

中日首脑若APEC不会谈 之后走火的概率有多大

中日当前都不愿也无法承担军事冲突(尤其是大规模)的代价。所以,中日首脑都有进行会晤的意愿。然而,这谈何容易,何况是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的国家关系?今年7月-8月,日本首相安倍就已公开表态,他将全力促成跟中国领导人在APEC峰会上会晤,但这是“无前提条件”的。在一些报纸的报道中,往往把安倍这种表态视为有“日方急求会晤”之意。中国和日本,到底谁更想举行首脑会晤?这一动向值得理论界关注。  中日关系坠入冰点已持续两年,深度和广度前所未有。中日因钓鱼岛问题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或已达到二战以来最高。  中日首脑能否在下月APEC实现会晤,已成为双方能否有效管控危机、避免擦枪走火的风向标。  2014年APEC会议(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下月将在北京举行,此次峰会的主题是“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  其中,领导人峰会11月10日至11日在北京怀柔雁栖湖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峰会。  这次峰会的一个焦点,是已经坠入冰窖近两年的中日关系是否会回暖,而一个关键标志是习近平会不会跟日本首相安倍进行首脑会谈。  近日,日媒曝光:有日本外交人士称,中方已经提出首脑会谈的前提条件,核心内容有两点:中日应该互相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安倍应当明确承诺不参拜靖国神社。不过,日方透露,安倍“不会接受”中方开出首脑会谈条件。  现在离APEC峰会还有几天时间,可以想见,中日双方在“水下”暗中为实现首脑会晤所做的斡旋谈判有多么激烈。  财新传媒主编王烁先生,去年11月28日发表的博客《绑好安全带》中提到:从2012年底到2013年11月的情况来看,他开始改变自己看法、转向接受一位国际问题专家的观点:中日因钓鱼岛问题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为25%,“就是不大会出现,但在决策中绝不能忽略”。  2014年已经过掉快11个月,尽管中日之间未出现几年前那种打砸日货、火烧日资工厂的极端事件,也没有太多非常尖锐的海上对峙,连外交部发言人也一如既往地“强硬却没多少新意”表态,但根据笔者个人的观察:现在的形势,比王烁先生去年11月底研判的,只会更差,没有更好。  也就是说,中日因钓鱼岛问题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现在已经不止25%。  可以说,军事冲突是中日当前都不愿也无法接受的代价,但不想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发生。  从这个层面来说,下月APEC峰会中日首脑能否实现会晤已经成为一个时间窗口和观察窗口——假如无法实现会晤,中日就很难构筑、恢复一个有效的危机预防和管控渠道,双方在钓鱼岛海域发生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此轮中日关系坠入冰点的深度和广度,远超史上多次,而且很多东西已经不可逆转。  这轮危机的导火索是2012年9月,日本单方面宣布把钓鱼岛在内的数座岛屿“国有化”,这直接扣响了新一轮、持续至今的中日外交战的扳机。  随后,中日之前设立的多个高层交流协商管道全部关闭暂停。日方消息人士说,就连在北京的日本驻华大使,也已经很长时间完全无法打通跟中国外交部长的沟通渠道。  在今年4月青岛举行的“西太平洋(601099)海军论坛”上,日本海上自卫队幕僚长(可以理解为“海军司令”)河野克俊出席,但中方明确拒绝了他想跟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一对一会谈的愿望。  当时,有记者问河野克俊“日方如何看待2013年1月中国军舰在东海对日本海上自卫队船只进行雷达照射,但中国否认”时,河野克俊答:“日本非常明确的确认到,中国海军对日本护卫舰进行火控雷达照射,也对日本直升机进行雷达照射……中方的雷达照射对日本构成非常严重的威胁,幸好日方当时冷静应对,没有发展成不测事态。我们希望中国海军今后不要有这样的行为……日本和中国都要尽力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什么是雷达照射?打个通俗的比方,是枪已上膛、保险打开、做好瞄准,只需扣动扳机。也可以简单理解为:万事俱备只待下令,毫秒之间就能燃起战火。  这次双方各执一词的事件之后,截至目前,尚无中日进行了相关军事热线联络的公开报道。而国家之间的军事热线,往往是管控意外擦枪走火的一个有效渠道。  比如前几天,朝鲜射击韩国飘过来的气球,炮弹落入韩国境内时,韩国第一时间给朝方板门店常设的朝韩军事热线朝方处打电话警告,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警告无效后、韩方才回射了40多发炮弹。  这种热线,有点“摸清意图”“先礼后兵”的意思。一般来说,这种军事交流会尽可能减少冲突双方的误判,也会延缓、降低冲突规模的升级。  然而,从公开报道来看,中日这个军事热线目前已经停滞了快两年。  今年5月,日方披露:中国军机和日方军机非常接近,可能最近距离只有30米-50米,“这是非常容易造成双方误判的动作”。  在5月29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回应:中国战机在我东海防空识别区进行必要的识别查证,符合国际通行惯例。  在这次中日军机相遇过程中,中国军机飞行员的操作是专业的,符合中方相关政策规定。谈到可能引发事故的危险行为,要指出,自中国公布东海防空识别区以来,日军机已10 余次对中方执行巡逻任务的空军飞机实施长时间抵近跟踪监视,危险接近并干扰我正常飞行活动。  例如,2013年11月23日,中国空军一架运-8飞机遂行东海防空识别区巡逻任务时,遭遇日航空自卫队2架F-15战机抵近跟踪监视,持续时间长达34分钟,日机距中方飞机最近距离仅10米左右。  对日军机抵近侦察的危险行为,中国进行了有效应对,并掌握有确凿证据。在海空安全问题上,到底是谁在这一空域惹事生非,又是谁在制造危险行为?日方不但不检讨自己,反而倒打一耙,毫无道理。  自说自话的那些评判,在分析时需要抛弃。种种已经发生的事实却在指向同一个趋势: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这两年来在骤升,比以往要高出很多。  这跟中日两国领导人的风格不无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2012年是第二次当选,他本身就是中国人所说的“鹰派人物”;而中国2013年起执政的新一代领导人在内政外交上的强硬风格,大家已经有目共睹,这里不再赘言。  如前文所述,中日当前都不愿也无法承担军事冲突(尤其是大规模)的代价。所以,中日首脑都有进行会晤的意愿。  然而,这谈何容易,何况是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的国家关系?  今年7月-8月,日本首相安倍就已公开表态,他将全力促成跟中国领导人在APEC峰会上会晤,但这是“无前提条件”的。在一些报纸的报道中,往往把安倍这种表态视为有“日方急求会晤”之意。  中国和日本,到底谁更想举行首脑会晤?  日本方面一直率先放风,要促成两国首脑会晤,是不是意味着日方示软和示弱呢?这类问题不太好直接回答,笔者给出一些判断的材料,让各位读者自行判断。  中国和日本,在2012年关系坠入冰点之后至今,手中抓了哪几张大的好牌和差牌。  日本:从法理上完成了对钓鱼岛等的“国有化”;在修改日本和平宪法、推动自卫队变身“正常军队”等方面,均完成了舆论和民意准备,甚至在自民党党章(写入了修宪)、自卫队大幅扩充军力方面有突破性进展;  美国方面,史无前例在钓鱼岛问题上力挺日本,国会通过了“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授权法案”,还公开声称“如果钓鱼岛争端升级,美国将站在日本一方进行武力回应”;安倍这两年的外交出访,走遍东南亚10几个国家、非洲多国,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分化或成功拉拢了一大帮原先倾向支持中国的国家。  中国:中方在东海设立了覆盖钓鱼岛的防空识别区,中国战机曾在东海上空多次“阻击”日美相关军机;对钓鱼岛海域的巡航进入了常态化;有中国海军编队(包括潜艇)罕见通过了日本宫古海峡、大隅海峡等;中国海监、渔政力量得到进一步增强,最近两天还曝光了正在建造的万吨级别海面执法船;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等把中国钓鱼岛的法理问题重新梳理了一遍;中国驻全球多国大使纷纷在当地媒体发表“钓鱼岛是中国的”文章宣示主权,中国驻英大使和日本驻英大使在BBC进行电视辩论,据称中方明显占据上风;“慈善明星”陈光标在美国《纽约时报》打广告声称“钓鱼岛是中国的”。  春江水暖鸭先知,经济是中日关系的一个晴雨表。  中日关系趋冷,对双方经济都是不妙的信号。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日本对华投资已经缩水接近50%(去年整年是跌了4.3%)。而在2012年,日本对华投资是同比增长16.3%,达到72.8亿美元。  就这组数据来看,谁更吃亏?这也不是一个容易直接回答的问题。  新浪驻日本特约记者蔡成平先生指出:“日本经济对中国的依存度几乎可忽略不计”——极端点说,抛开波及效应和中国的损失不谈,即使日本一夜之间丧失在华全部投资,日本约1%的GDP直接受影响。  另据观察到的情况:去年以来,尤其是今年,不仅仅香港商业大亨李嘉诚在加速撤离内地,日本企业也是。曾经依赖中国廉价劳动力等获得竞争优势的日企,已经加快转战越南、泰国、印度等更有比较优势的国家。  从长远来看,中国当然要告别廉价劳动力,转向技术和商业驱动型、高附加值的产业,但是,中国准备好了吗?  其实,在经济全球化今天,经济战是“杀敌800,自损1000”的事,除非走投无路,否则不要轻言经济战。更好的态度和方式,应该是以经济推动政策,促进政治层面的沟通,以实现国家之间的稳定与和平。  不妨极端一点推论,中日关系趋冷给双方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大致相当。那么,这种局面下,中日谁会更焦虑?这牵涉到中日两国当前的经济形势。  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也有切身体会,就不说了,中央大致思路是今后可以牺牲一点GDP增速,但要保住就业率(日企撤离的一个间接效应是中国失业者会上升)、社会稳定和改善环境。  而日本当前的经济形势呢?有美国专家认为,安倍经济学是失败的——先别太高兴,《时代周报》近日专访了日本最著名的经济研究与商科大学一桥大学经济系教授浅子和美,浅子和美说,认为安倍经济学失败的人是因为它“未发挥应有的水准”,但“我并不认可简单说安倍经济学失败了”。  根据日本央行公布的今年10月份金融经济报告,从宏观上来看,日本因今年4月消费税上调造成的负面影响依然存在,但整体上经济景气程度在稳步复苏。  对比之下,中国和日本,谁的经济更迫切需要对方,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结论。  分析完中日手中各自掌握的好牌和坏牌,问题回到了原点:如果中日首脑在11月北京举行的APEC上不会谈,钓鱼岛海域擦枪走火的概率有多大?  日本外交界和商界等对中日可能擦枪走火是有隐忧或预感的,也尝试极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这从日方这两年不断派知华派、商界大佬访华,“水下”极力斡旋也可看出。  真正的问题在于,目前对中日关系坠入冰点、根本性分歧似乎完全束手无策。  时代不同了,领土问题比以往更难解决。  2012年9月17日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鸿谅老师的访谈,现在再读依然精到,有外交专家说“海上无人领土争端比陆上易解决……如果问题放在媒体聚光灯下,就无法解决”。  如果无法达成以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种共识,中日因钓鱼岛问题发生军事冲突,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本文作者邓璟为媒体记者人士。

中日经贸合作的新动态及其发展趋势  时下中日经贸关系的现状呈现出一个较为复杂的态势,导致了学界对其现状和发展趋势所作的判断也不尽相同。根据目前中日交易的具体数据进行分析可以得知,目前我们对日的贸易,不能采取过热或者过冷的态度,直接采取这两种态度是一种草率的行为。从中国和日本的经济贸易产业结构来看,未来两国的经济贸易在互补的同时,势必会进入一个全新的竞争阶段,这种竞争的领域将会进一步扩大,未来两国的贸易将会向互补和竞争并存这一方向发展。   近年来,日本已经从“十年低迷”的困难局面中走了出来,由于发展方向的正确和发展方法的恰当,使其进入了二战之后最长的一段景气时期,这段景气时期一直持续至今。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近年来中日的经贸合作出现了一些新的动态,这些新动态直接带来了中日贸易合作的新变化,这种变化是值得我们重视的。准确地对新动态进行分析,对新变化进行应对,及时制定正确、恰当的贸易战略安排和相应的应对措施对我国在中日贸易处理上是极其重要的。  一、双边贸易的新动态  在战后,中日两国对贸易的合作采用的是“政经分离”的策略,两国之间只有少数的民间贸易往来。在两国恢复邦交关系之后,双边贸易额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就增长了40亿美元,增长了之前的5倍之多。这种增长的原因是恢复邦交关系后,两国解除了对外贸易的限制,使两国的贸易合作得到了大力的发展。这种增长态势,在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始终保持着一个良好的增长势头。1978年到2005年间,这一段时间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已经增长了36倍。从总体情况上来看,恢复邦交之后,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增长势头迅猛,双方都从中获取了极大的利益,是一种双赢的局面。但是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在不同的时期,双方在贸易中的所处地位和受益程度又有所不同,并且一直处于变化当中[1].  从两国的双边贸易关系来看,恢复邦交关系之后的二十年中,中国对日的贸易依存率远远高于日本对中国的,这就导致了两国在进行贸易的过程中,日本处于贸易的主动地位,但是中国的受益程度更大一些。日本的经济大局不会受到对话贸易的影响。而由于依存率较高,导致中国的经济大局会受到很大程度上对日贸易情况的影响。自2003年起至今,日本对华贸易依存率持续升高,而中国对日贸易的依存率却在逐渐下降,与之前的情况出现了逆转,这种逆转是否会令我国在两国的贸易合作中占得主导地位,目前还不能轻易进行判断。  二、日本对中国市场进行投资的新动向  我国的经济一直在持续增长,尤其是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大量外资的进入,使中国的经济市场有了发展的资金。而在众多国家中,日本是中国最大的经济援助国和外贸投资方,我国有242项目的工程建设都是由日本进行援助和投资的。目前,日本有70家已经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均在中国进行了不同程度地投资,并且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收益。其中,大部分企业处于获利的状态,使我国的税收变得相当可观,并且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我国剩余劳动力过多的问题。如本对华的投资,解决了我国劳动力过多、技术相对落后、基金不足等多方面的实际问题,并且使日本的经济竞争力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转移,与我国形成了一个非常良好的双赢的局面。近年来,我国有一些实力较强的企业也已经向日本市场进军,但是在投资的规模和力度上稍有欠缺,与日本对华投资的规模和力度仍然无法比较,所以在往后的一段时期内,日本仍然会占据着两国贸易合作的主导地位[2].  三、“政冷”对“经热”的影响  相互贸易的依存度只是在一方面表现出了中日合作贸易的现状,而目前两国的贸易合作正在处于一个逐渐减速的时期。这一现象主要表现在中日贸易的增长率正在逐年下降。日本对华的金额比重虽然仍在逐渐上升,但是在中国市场的境外资金所占份额,日本资金所占的份额正在逐年下降。并且在2008年,日本将停止对中国进行开发援助贷款。目前这种动向已经引起了我国专家的重视,有一部分专家认为两国的贸易合作已经在逐渐降温,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两国的贸易合作正在走向一个“政经双冷”的局面。  从我国国内的角度出发,两国的经济贸易中的确可以发现有一定的降温趋势,很显然,两国的“政冷”对经济贸易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这种影响必须得到双方的重视。从客观的全局来看,这种降温趋势并不是特别明显,没有充分的依据可以说明“政冷”对经济合作产生的影响有多巨大。所以,“政经双冷”这一种说法又太过武断。目前中日关系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时期,局势瞬息万变,所以专家不应该轻易的作出判断,以免造成心理暗示,是企业的投资受到思想上的影响,成为导致贸易合作降温的诱发因素[3].  四、中日两国的贸易发展趋势  首先,影响两国贸易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就是政治因素,中日两国的政治关系是否得到改善将直接影响两国贸易合作关系的展趋势。所以,应该以一个积极良好的态度推动两国政治关系的正常化发展。日本首相多次访华,使人们对两国政治关系的改善产生了良好的期望,但是这种期望又是不够长远的、不可靠的。退一步讲,两国若是能保持一种正常的外交关系,就可以对两国的贸易增长提供一个保障。  虽然中日两国的政治关系处于尴尬时期,但是依然有人可以清醒的认识到经济合作与政治关系是应该进行区分的。日本有人提出,无论是叫嚷着中国威胁论也好,或者是实行经济保护主义也罢,都无法阻止已经和世界多国形成了经济贸易网的中国,中国势必会跻身世界经济大国的行列。所以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考虑如何因为政治关系而调整两国的贸易合作关系,而是将政治因素抛除在外,大力大发展两国的贸易合作关系,争取使两国建立起一种双赢的局面[4].  对于目前仍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来说,在现今这一个最重要的发展时期当中,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应该努力维护和保持与日本这种经济大国的贸易合作关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目前两国的经济市场存在着很大的依赖,除非政治关系出现了根本性的逆转,否则两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明显的经济降温现象。  通过本文的分析可以得知,目前中日两国的贸易合作,是双方都非常依赖的,所以不会出现明显的降温趋势。而且中日两国目前不仅在经济贸易上存在合作,在科学技术上、新项目研发上、以及资源利用技术上都进行了不同程度上的合作,只有将这种合作关系继续保持下去,并且进一步使其得到发展,这样才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稳定的双赢局面。(环球市场信息导报)

中日关系的谜底1个月内或最终揭开  一场普通的舞剧演出能否让中日关系重新迈上正轨?如果是一年前,这或许会被认为是痴人说梦。但对目前敏感和微妙的中日关系来说,这并非传说。中日关系转暖的可能性正在增大,而且越发明朗起来。   据日本媒体报道,中国上海歌舞团10月7日晚在日本东京上演舞剧《朱鹮》的首场演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携夫人到场观看,期间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进行了短暂交流。 由于舞剧《朱鹮》的内容反映中日友好,而此次演出更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日本民主音乐协会主办,带有明显的“以民促官”色彩,因此安倍携夫人前来观看传递着某种善意,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共同社就此评论认为,安倍此举意在为11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期间实现日中首脑会谈创造条件。   今年以来,安倍希望日本周边外交,特别是日俄关系、日朝关系、日韩关系和日中关系能够取得积极进展,他也做了一些努力。不过就目前来看,除日俄敲定了安倍与普京借11月10日至11日APEC北京峰会举行日俄首脑会谈,缓和因乌克兰局势引发的日俄紧张关系外,其他三组关系并没有太多亮色。尤其是安倍极其看中的日朝关系曾经一度形势喜人,却因美国的干涉止步不前,突破性进展的期待基本已化为泡影。   因此,安倍的目标只能集中在日韩和日中关系了。然而随着年底临近,这两组关系仍裹足不前,安倍期望首脑会谈的几率正在不断降低。在这个关头,美国也开始继续向日本“放风”。7日,正在日本访问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与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会谈时表示,美国方面希望日中能在北京举行首脑会谈,日韩关系得到改善。在奥巴马政府眼中,从维护东亚地区稳定的观点出发,日中、日韩关系应避免恶化。因此,如果日韩、日中关系没有在APEC峰会期间取得突破,今年最后的机会就会彻底丧失,日本外交就不可能“达标”,这明显对安倍产生了压力。   当然,日本的经济问题也是安倍放下对华强硬,改为采取温和态度的重要原因。日本内阁府8日公布的9月份经济观察者调查结果显示,预测未来两三个月经济走向的先行指数比上月下降1.7至48.7,继续4个月的恶化。还有更多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消费税率的提高已经让日本经济开始掉头向下,“安倍经济学”受到越来越广泛的质疑。考虑到中日之间广泛的贸易往来因政治关系不佳而无法得到提升,如果此种情形继续下去,一旦失去中国市场的信任,光靠日元贬值来推动经济复苏就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因此今年下半年以来,安倍对华的主动性越来越强。此前他已经派多名党内重量级人物访华与中方接触,其中7月底来华的前首相福田康夫甚至见到了中国最高层。而中国外长王毅8月以来也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进行了两次会晤。这些会面表明中日双方都不满意中日关系的现状,有意愿推动两国关系走出低谷。   形式需要为内容服务。安倍通过观看舞剧《朱鹮》对华释放了善意,但实现中日首脑会谈仍需要日方在中日关系目前存在的重大障碍上对中方有一定的政治承诺。无论如何,一个月之后,中日关系的谜底最终将在北京被揭开。(国际在线)

订制棉袄

北京定制西装厂家

北京冲锋衣订制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