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才是TD的救世主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8:14 阅读: 来源:隔膜泵厂家

TD作为国家自主创新的3G通信技术,随着由目前最大的运营商中移动的一期、二期TD的开展,厂商、媒体、学界、专家似乎都在苦熬10年后看到了TD产业的曙光,有关如何保障TD更好的产业化、支持TD产业和TD向TD-LTE演进的先后关系上的争论也随之而来。

一般我们都应当同意,“争论”,即使是街头吵架式的争论,参与的各方首要的必须对争论的对象的概念和内涵是达成一致的,否则,争论也就失去了一般明事理的意义,而且对于具有国家创新战略意义的TD产业来说,可能将造成深度伤害。

概念一:市场选择与中移动选择概念的一致性?

谈到TD的救世主,相信不少人,也包括厂商和某些专家,心里面首先想到的是中移动,因为从没有明确TD运营主体前的“应该由实力最强运营商运营”的呼声,到明确中移动运营TD后厂商和那些专家的弹冠相庆的乐观氛围,都是或明或暗、或心里或口头,都是把中移动认作了TD们的救世主。

此判断的前提和推理逻辑是什么?

其前提假设的本质是:运营商完全可以掌控用户于股掌之间,且用户除了民族感情之外,不会存在其他的理性判断。

如果大家看看下面的推理,你也会同意我对其前提的分析。

因为中移动有近4亿的手机用户,数量最大,且中移动有雄厚的资金和现金流,因此,由中移动运营TD,中移动完全有实力,通过免费赠送手机的形式快速的把4亿现网2G用户转到TD上来或者通过免费送终端的形式把那些只需要基本通信的用户吸引过来。

但是,这个前提有两个致命的缺陷,这两个缺陷也是造成有人批评中移动不表态,不配合的根本原因:

缺陷一:中移动的现在,尤其是其未来,是用户的选择没错,错的是:不是中移动掌控用户,而是用户掌控中移动,本末如果倒置,杀伤力还是很可观的。

缺陷二:民族感情牌只在一种情况下最有效,那就是三个运营商都是TD网。没有选择的时候!可是,在存在比较优势的情况下,理性的消费者,即使是有限理性,在落后5-6年的TD-SCDMA和WCMA之间,如何选择,不言自明。

这无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把市场的选择等同于中移动的选择,也把中移动的选择等同于市场的选择。

我们必须认清这是一个偷梁换柱的把一般概念故意具体化伪逻辑。其实质是固守计划经济的僵化思维,置改革开放30年的市场经济大势所不顾,希望由一个势单力薄的企业拯救庞大的并且利益已经被异化的TD产业链。

概念二:国家创新战略等于TD-SCDMA产业成功?

把创新作为国家战略,充分说明了国家对于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的高度重视。而TD-SCDMA作为在3G技术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个国际标准,其对中国通信产业的意义不能说不重大。

但是,目前一个值得商榷的命题是,是不是我们就可以以国家创新的名义,从所谓创新必须不顾市场接受与否、技术是否成熟,就可以简单的把TD-SCDMA的产业化等同于国家创新战略。因为有人认为,如果现在谈3G向4G,向LTE的技术演进,就是放弃TD-SCDMA,就是置已经创新十年之久的TD-SCDMA产业于不顾。貌似逻辑严密的推理其实如果大家稍加思考就能明白:

对于国家创新的定义,笔者认为,除了历史的纵向比较之外,更应该关注的是国际上的横向比较。闭关只发展TD-SCDMA的观点恰恰是只看到了历史的纵向比较,而有意的忽视了国际间的横向比较。

业界关于TD-SCDMA与其他的国际标准相比,在技术上落后四到五年的共识恰恰说明,如果简单的把TDSCDMA等同于国家创新,而置国际上移动通信技术演进的历史大趋势于不顾,将把国家的战略创新战略置于何等危险之境地。

同时,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只是守着比例可怜的有限的3GTD上的专利就算是完成了国家创新战略,提升了国家自信,全然不顾3G向LTE演进过程中带给中国国家创新战略的巨大技术机会,我想借用某位专家的话来说,中国的国家创新在移动通信领域将错过另一个黄金十年!

概念三:拯救厂商等同于拯救TD产业

有人批评说,中移动建设TD网络上的步伐是小步慢跑,且态度不坚决,行动不积极,并扣上一顶高帽子说这样的的运营商放弃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将对中国的TD产业链产生重大影响?

在这个观点里面,有几个明显的偷换概念的伪逻辑推理:

首先,把企业的社会责任等同于了几个数量有限的国内TD厂商。从“社会责任”这一个具有神圣意义的概念的内涵来讲,如果仅仅认定中移动应该负责的对象是几个厂商,恰恰犯了有意缩小概念内涵的逻辑错误。

与数量有限的TD产业链上的厂商相比,中移动更应该负责的是中国的普通电信消费者,保障这一具有普遍价值的群体的通信服务恰恰体现了中国移动正德厚生的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

否则,中国移动和那些与某些利益集团勾结,置广大民众的福祉于不顾的三鹿们有什么区别?

孰重孰轻,相信读者自有判断:套用一句美国时髦的话,请不要无谓的浪费纳税人的钱,现在是公共财政的时代,必须关注的是公共的利益。

其次,只有现有的TD厂商才能担负起实现TD-SCDMA产业的研发重任!

这应该是这个概念里面最隐含的假设,也是不容易被识破的假设。其实如果把这个观点的这个假设挑明了,我们就很容易发出疑问:除了他们,市场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或者说,我们能否设计一种制度,制造一种土壤,生长出符合国家创新战略要求,能够真正担负国家创新战略的企业呢?

其实,中移动的一期、二期TD、招标做法已经给出了答案:让市场来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而不是采取像某些专家建议的,中国移动要不顾一切的为这些现有企业输血!

我们的某些企业和某些人太习惯于呆在温室中!

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需要我们真的能够从基业长青的高度去思考如何完成自己的救赎!

最后,国家创新战略的成功,不是只是TD产业链在国内的成功。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如果在TD领域我们采取的是闭关锁国的海禁政策,以为让几个TD企业在国内活得很好就是成功,那么我想,国家完全可以采取支付转移的行政手段确保这样的成功。而无需让TD产业链协同中移动接受市场的检验!

我相信,理性的读者没有人会把这两者画等号!

概念四:TD产业里面没有消费者?

几乎大部分的专家和学者,在对中移动推进TD相关的各项工作品头论足,高声清谈的时候,大部分的视角或是对国家创新的战略价值,或是对TD产业的发展机遇,或是挽救TD厂商如何避免倒闭的重要性,或是能给用户带来什么新体验,给人的印象就是做TD只剩下了拯救TD-SCDMA及其相关产业链里面的厂商。

而拯救的唯一路径就是中移动迅速建网、迅速采购、迅速发展用户!围绕这个核心的各种政策建言、舆论批评也一浪高过一浪。

但是仔细思考其立意,我们就能发现:这个观点无疑等同于视中国的电信消费者为无知无觉的,完全可以被任意摆布的木偶人。

是对中国的电信消费者的基本福利的有意漠视。

这个观点恰恰忘了,任何公共政策和任何涉及广大用户的行为决策,其终极价值指向应该是能够保护普通民众的基本利益。而不能漠视和损害范围广发的公共利益。

如果我们假设中移动把现在的4亿用户全部转到TD上来,我们可以想象在网络、终端、甚至产业链都需要实践检验和完善的情况下,这些用户将享受什么质量的通信服务!

忽视这个群体的,也终将被这个群体忽视。

TD救赎的四大原则是什么?

那么,中国TD的救赎之路在哪里呢?我认为有几个基本原则需要坚持:

1、市场原则,尽可能的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原则,去处理TD产业链及其TD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的问题。

2、国际化原则,顺全球经济一体化之大势,在标准话语权、产品开发和拓展上走国际化的路子。

3、演进原则,不要固步自封,借3G向LTE,尤其是TD-LTE演进的重大历史机遇,全面提高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质量和数量。

4、消费者优先原则,无论政府的公共管制政策还是企业的战略决策,必须以消费者作为其终极价值的目标指向,也才能使得自己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行文至此,在我以为,在TD产业化的进程中,阻碍其真正能够实现中国国家创新战略的四个基本概念基本已经剖析完毕,至于是否清楚,各位专家和读者都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基本概念理清了,读者才能擦亮眼睛,破除TD产业化进程中貌似正确的拦路虎。

筹划税务中介

注册公司商标

广州工商税务合作

代理记账服务

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深圳代理记账代理报税

中山注册公司网站

广州代理记账